遷都平安京


天應元年(西元781年),光仁天皇之長子山部親王即位成為桓武天皇。此時,桓武天皇已經有一個八歲兒子安殿親王,按常理應該是安殿親王當皇太子;不過,光仁天皇卻立了桓武天皇的胞弟早良親王為皇太子,也拉起了兄弟操戈的序幕。

早良親王本來就是皇族的旁系,因此原本就沒有什麼登大位的野心,甚至出家當了僧侶,成為平成京大安寺的住持。可是他做夢也沒想到,自己的父親竟然糊里糊塗登上天皇寶座,於是一夜之間,他的身分由僧侶躍升為親王,還得了一個「親王禪師」的稱號。而後,還被立為皇太子,不過,他本人對於佛法及文學的興趣,據說還大大超過了宮廷的政治。

當時的日本朝廷,自奈良時代(710~783年)以來,朝廷的鬥爭就相當激烈,尤其藤原氏利用與天皇通婚,世世代代成為天皇的外戚,在天皇幼小時即參與攝政,至天皇成人後亦掌握政治實權。天應年間,尤其以「藤原種繼」更是受到桓武天皇重用。不過早良親王身邊的重臣「大伴家持」,不巧是反藤原派中的中心人物,雙方互相的鬥爭相當激烈。因此桓武天皇為鞏固自己的政治勢力,於延曆三年(西元784年)決定由平城京(奈良)遷都至長岡京(今京都府長岡京市),一方面命令藤原種繼負責長岡京的建造,一方面流放大伴家持到蝦夷地(日本東北)當鎮守府將軍。不久,大伴家持隨即因水土不服操勞過度而過世。

一個月後,當藤原種繼在巡視長岡京工事現場時,突然遭到暗殺。桓武天皇失去寵臣,勃然大怒,朝廷當然隨即捉拿兇手,而兇手也很快地就被捕,經過拷問,暗殺主謀者則指向早良親王。隨即,早良親王就被禁錮入獄,最後含冤而死。不過,後世歷史學者大部分都認為這是桓武天皇假借此暗殺事件,趁機排除反對勢力的一場宮廷肅清,早良親王不過只是眾多冤獄事件中,其中之一的主角罷了。

早良親王過世後翌年,自桓武天皇的寵妃藤原旅子的生母過世以來的三年間,桓武天皇的母親、皇后、妃子一個接一個去世,而且都不是經過長期臥病,而是突然倒下來不久即斷氣身亡,最後連自己的兒子安殿親王都臥病不起。以現代科學觀點推測,或許是有什麼隱疾或遺傳疾病導致猝死,可是,白天不做虧心事,半夜不怕鬼敲門,對桓武天皇來說,這不是早良親王的詛咒,又是什麼?

詛咒不僅僅發生在宮廷的四周,延曆九年,全國各地發生旱災,隨即導致瘟疫,死亡人數多不勝數。直至延曆十一年,全國仍籠罩在旱災及瘟疫的情況下,安殿親王的也病症時好時壞,從未根治。同年八月,旱象一除,隨即而來的竟是澇災,氾濫的淀川甚至將尚未完成的長岡京變為一片水鄉澤國。

為逃避早良親王的詛咒,桓武天皇積極展開再一次遷都的計畫,這一次的新都城是被稱做「平安樂土」的平安京(京都)。同樣模仿唐朝長安城,採棋盤式結構建築的平安京,參考匯集了當時宗教、咒術、甚至風水的學說。青龍、白虎、朱雀、玄武,四神相應:左青龍為賀茂川,右白虎為當時的山陽、山陰二條大道,南方是朱雀巨瓊池(昭和八年已遭政府填湖造陸),北方是玄武船岡山,以阻擋早良親王的咒怨。於是,延曆十三年十月二十五日,新都還都未竣工,桓武天皇便慌慌張張地逃離長岡京,遷都平安京,揭開了平安京作為日本首都千年來的序幕。

不過,桓武天皇的鎮魂行動仍然尚未結束。延曆十五年,桓武天皇先是在平安京北方的鞍馬山上建立了鞍馬寺,又在被稱做「鬼門」的第一高峰比叡山上,建立了延曆寺,命令曾經出仕唐朝的留學僧「最澄」加以守護;而城內最靠近鬼門的東北方,則鎮守了日本歷史上的最強陰陽師—「安倍晴明」的宅邸。

除了利用僧侶、陰陽師法力防堵,延曆十六年五月,桓武天皇也派了兩位高僧到淡路島早良親王的墳墓前唸經謝罪,期望能夠超渡早良親王的怨靈。十九年,追贈早良親王為崇道天皇。二十四年元月,於淡路島建立靈安寺。根據記載,已經63歲的桓武天皇,時常淚涕交加地懺悔自己的罪行。

不過,自延曆十三年(794年)至同治元年(1185年)約四百年期間的「平安時代」,可說是日本本國文化最為璀璨的時代。「清少納言」所撰之隨筆文學作品「枕草子」,及「紫式部」所著世界上最古老的長篇小說「源氏物語」可說是日本平安文學雙璧,也是日本文學界最重要的代表作品。這是否顯示桓武天皇的對平安京的布置出現了效果,這可就見仁見智了。不過,平安京(京都)自此以來成為日本的首都,歷時超過千年,則是不爭的事實。

全站熱搜

布萊恩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1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