『好冷!』車門一開,一陣寒意直撲上來。

雖然時序已進入七月底,不過北海道的傍晚卻依然涼爽,甚至感覺有一點點冷,看著旭川車站前的電子溫度顯示,居然顯示著17℃!我開始後悔沒多帶一件外套來了。

旭川,北海道中部的第二大城,北海道交通的中心。我一早從炎熱喧囂的台灣,直飛北海道千歲機場,從機場搭乘列車到達札幌,又匆匆忙忙地轉了前往旭川的巴士,到了這裡,已經下午五點多了。北海道的白天雖然也有28、9度,不過天色一暗,氣溫便迅速的下降,我一邊掏出一件薄薄的長袖襯衫披上,一邊環視著車站附近的環境,沒有什麼特色的車站建築,車站正前方直直的一條「平和買物公園」,則是百貨、商店和餐廳聚集的徒步商業區,不過,理應是「下班尖峰時間」,最為繁忙的車站卻依然只是熙熙攘攘的幾個人。

『畢竟北海道算是日本的鄉下地方啊!』一邊這樣想著,肚子卻已經不爭氣地叫著了。

在車站地下街的家庭餐廳裡胡亂解決掉在北海道的第一餐。日本所謂家庭餐廳(Family Restaurant)嘛,就像台灣百貨公司的美食街一樣,大都選擇豐富,價格合理,味道呢?就不要太挑剔了。填飽肚子,悠哉悠哉地回到車站開始查看火車時刻表,這次準備住宿的地方是北海道美馬牛的青年旅館,位在JR富良野線旭川和富良野間,一個叫美馬牛的小地方。

『北海道,還真是有夠鄉下的啊!』我瞪大了眼睛望著時刻表。

前往富良野的列車,趁著我還在大啖牛肉蓋飯時,已經偷偷地出發了,而下一班(也是最後一班車),居然還得再等個一個小時。想不到北海道的列車車次居然那麼地少!也才七點多一點而已,就已經剩下最後一班車可以搭,不要說在日本,我在台灣也沒碰過這種情形啊。沒辦法,只好先撥個電話跟青年旅館的老闆聯絡一下。

『現在人在旭川啊?那麼到我們這裡大概九點二十五分左右吧!』是因為班次真的太少,還是和我一樣糊塗的旅人太多,青年旅館的白石先生一副很平常的語氣,連預計的到站時間都講得分秒不差。

既然離發車時間還有一個小時左右,只好拖著行李到處逛逛了;不過,整個車站幾乎空空蕩蕩的沒有幾個人,售票處、剪票口都已經下班了,地下街的店家也開始收拾,準備結束今天的營業;車站前面更是一個人都沒有,幾乎所的的店面都是關著的,只有一間賣紀念品的土產店還靜靜地營業著,或許在這個地方,晚上七點多還在街上晃來晃去的,只有不甘寂寞的觀光客吧。隨意逛了逛土產店,敗了一個木雕的狐狸吊飾,車站裡終於只剩下便利商店還在營業了,看一下最新的漫畫連載,時間也差不多了,為了避免連最後一班也沒趕上,我還特地提早了十五分鐘,經過已經關閉的售票亭,通過一個人都沒有的剪票口,在空無一人的月台上等待著。隨著發車時間漸漸接近,總算有三三兩兩準備返家的學生和上班族出現在月台上。

一節車子來了,是的,就是只有「一節」的電車緩緩地停靠在月台邊,上車取了「整理券」,找個位置坐一下,車子便出發了。只有一節的電車,和台灣的通勤電車一樣是二排式的座位;而電車駕駛除了駕車的工作外,廣播、收票、找零、檢查月台是否還有人等工作都得一手包辦。電車內冷冷清清的,車內的上班族開始看起文庫小說或藉機打個盹,一邊的女高中生用令人驚異的速度啪啪啪地傳著簡訊,一切都在沈默中進行,唯有電車嘰哩喀啦的行走聲,和偶爾傳來平交道噹噹噹的鈴聲;而車外所見的住家及燈光,也隨著愈來愈離開市區,變得愈來愈少,到最後外面只有一片漆黑。經過約一個小時的車程,終於到了美馬牛,站在月台上,眼望著電車漸漸離開,我又再次呆住了。

『這……還真是鄉下中的鄉下啊!』我想我的臉上一定冒出櫻桃小丸子中招牌的三條直線。


站在美馬牛的月台上四面望去,雖然能夠看見幾盞住家的燈火,不過離我最近的除了月台上照亮站名「美馬牛」立牌的一盞日光燈,還偶爾一閃一閃地強調自己的存在外,其他一點燈光也沒有。我弄不清楚我該往哪一個方向走,甚至不知道該如何從月台上離開,幸好這時傳來了呼喚的聲音,原來是白石先生聽到電車到站了,於是便出來車站迎接。我朝著聲音的方向走去,最後乾脆直接「跳」下月台,跟白石先生會合之後,才終於鬆了一口氣。我直到隔天早上才知道月台的階梯、車站的方向在哪裡,也才知道原來青年旅館真的就在車站旁邊,要是天色還亮著應該還沒什麼大礙,不過當時一片漆黑的狀況下,如果要不是白石先生來車站接我們,我想大概不知道會迷路到哪裡去吧。

總之,總算無事到達了。

全站熱搜

布萊恩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